我与表哥的女友
最近更新:2020-09-06 阅读:11057次
  她却先说话了……你就是小强吧!啊……我是……你怎么知道的。   她一笑,我叫李苗是你表哥的朋友……   哦……我知道了姐--请进……!你表哥呐……哦……他还没起床,哼……他可真懒。   姐……你先坐,我去叫表哥,不用,我等一会儿……我这才仔细的打量表哥的女友,真不愧是学音乐的,气质不凡,文静中不失娇媚,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,她如天使般美丽的脸孔,让所有打
山中,那抹灿烂
最近更新:2020-09-06 阅读:9750次
  “哥――”远处水湾里传来女儿甜甜地叫声,吴青的目光转过去,看到晴儿仰望着昊天,“我要你抱。”   昊天就弯下腰抱住了晴儿,轻轻地亲了她一口,晴儿被硬硬的胡子扎得痒痒的,伸出小手推拒着,“不要――”   “呵呵――”昊天不依不饶地亲着,却被晴儿偏头躲过,“那你叫我爹爹――”   晴儿就咯咯地笑着,“坏哥哥――偏不叫。”   昊天就胳肢着她,
野 性 的 唿 唤
最近更新:2020-09-06 阅读:9319次
  好乾净的情趣用品店,被打扫的一尘不染,一点阴暗的感觉都没有。   他走向柜台,正要开口,突然愣住了,柜台後的是个女孩子。   (嘿嘿,这可有趣了!)   「先生,您需要些什麽呢?」   「啊…啊…」   母亲的身体随着男人的起伏有规律的抽动着。男人的手狂乱地搓捏着母亲的两颗巨乳,嘴巴舐着她的乳沟,来回地、不停地舔。而下体更用
娇美的妈妈
最近更新:2020-09-06 阅读:7504次
  这天,我和我的死党阿强和高原在考试后聚合在一起商量。   “我实在顶不下去了,自从看了那些A片后,我就一直都顶得很辛苦就要支持不了。”高原对我说。   阿强也一样叫了起来,“要打炮的话,就听我的话嘛。”   高原打断了我的话,“你妈那骚货,我想操她都要想疯了。反正她都让这么多人操过了。”   阿强说:“好了好了,谁叫我们是死党呢!”
魂断黄河
最近更新:2020-09-06 阅读:7226次
  这呐喊声从远古一直回响到今天,有盘古开天辟地时的那声怒吼,也有神农收获第一粒稻米时的欢歌;有大禹治水时的劳动号子,也有长城脚下千万尸骨的哀哭;有苏秦的合纵,张仪的连横;有秦始皇加冕时的歌颂,也有大泽乡那个风雨之夜的一声惊雷;有刘邦的一曲大风,曹操的一首短歌;有符坚的雄心壮志,也有安史叛军的动地鼙鼓;有宗泽三呼渡河的悲愤,也有蒙古大军铁蹄的踏击;有“闯王来时不纳粮”的童谣,也有“留头不留发,留发
我是催眠魔法师
最近更新:2020-09-06 阅读:6661次
  不过我要施展魔法的方法有点坑爹,因为必须通过一种蕴含魔力的媒介才可以施展出来,那种媒介就是我的精液,而且我的魔法只有一种,就是催眠。   但作为一个整天妄想的宅男,只是稍微开了一下脑洞,我就想到了如何安全运用这个能力的办法。   首先当然是确定目标,很凑巧的,我住的这一层公寓前两天搬来了一个美女白领,相貌美艳,身材火辣,我在看到她的第一天就已经很哈了!现在正是最好的
爱与自由
最近更新:2020-09-06 阅读:5832次
  跟老公一南一北的工作场所,一周有时难得见上一面。外加两人工作几乎都没有出差性质,只得靠着各种假期能多一些机会相处。   刚结婚时我好怕,一个人住在空荡的屋子里,夜半时总是抱着枕头哭泣。   想想结婚也有三年了,好快。   婚姻的维持其实不容易,我跟他开始时都很担心这种生活模式。   感谢的是我们彼此都很信任,感觉上并没有让时空在我们当中割
和黑丝美少妇偷情
最近更新:2020-09-06 阅读:5715次
  可能是工作的时间长了都会像我现在的状态吧——索然无味。感觉什么都没意思,干什么都没劲。这种感觉缠绕着我差不多有半年多时间了吧,整天混混度着日。还有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就是,30岁的精力太过旺盛,又是常年驻外,所以生理上的需求也让我颇感压抑。   况且本身来说,我自己也感觉自己的性欲是那么的旺盛,现在几乎每天早上醒来也都还是坚硬如铁而无法排解。有时候脑子里忽然闪过「自慰」一下的念头,
北国冰城
最近更新:2020-09-06 阅读:5235次
  当时我父母都是工人。因为房子很小,所以家里只有能放一张摞床和一张桌子。放了这2样基本也就没什么空间了。   也许现在的孩子有的不知道什么是摞床,其实就是一个2层的床每个床就像单人床那么大,所以2个人是睡不下的,就像学校宿舍的床。所以那时候我父亲和母亲是在上下铺分睡的。   那时侯因为我小所以我和妈妈睡,而比我大3岁的姐姐和爸爸睡。我的童年其实也没什么不正常的,像大多
女医生的胡思乱想
最近更新:2020-09-06 阅读:5178次
  在我的印象中,一直没有父亲的任何印象,妈妈对此有多种解释,但我一直没有见着我的父亲。   妈妈很漂亮,正因为如此,从我记事起,就一直有人对着我和妈妈指指点点,一些小朋友还骂十分难听的话,每次,我都哭着回去找妈妈要爸爸,要么挨一顿打,要么惹得妈妈也是一阵哭。   我一直羡慕同学可以搂着爸爸撒娇,终于有一天,妈妈挽着一个儒雅的男子来到学校门口接我,说:“娜娜,叫何叔叔。